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08|回复: 0

203.再没有这样好的人啦~

[复制链接]

31

主题

31

帖子

15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1
发表于 2021-10-9 11:1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3.再没有这样好的人啦~
何子衿觉着,也就是自己啊,有着两生一世的传奇经历,故而虚怀若谷,对于任何打击都能坦然接受,一笑而过。
不一笑而过也没法子,她也不能把朝云道长怎么着啊!
何子衿嫌朝云道长笑个没完,她也是要面子的人啦,道,“有什么好笑的啊!我就不信师傅你没喜欢过女孩子。”
朝云道长何等道行啊,他微微一笑,“现阶段就是子衿你了。”
何子衿不能置信的望向朝云道长,天哪!难道朝云道长也爱慕她!何子衿小声与朝云道长道,“咱们年纪不大合适啊。”她还吟了两句诗,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啊。”原来她今犯桃花呀,怪不得这许多人跟她告白呢。
朝云道长真给呛了茶。
何子衿给他拍拍背,道,“一把年纪了,可别这么激动。”
朝云道长好容易喘回气,又给她这“一把年纪”噎个半死。朝云道长气的,他很老么!何子衿倒盏茶给朝云道长,仔细瞧朝云道长几眼,虽说平日里爱装神棍,但是,装神棍最需要气质啦,有些没气质的家伙,便是真神棍瞧着也不像。朝云道长气质还真不错,要说老么,也没多老,当然,也不年轻,但也还成。何子衿自己也只是个面儿嫩,心里成熟着呢。可她又转念一想,也不成,她真没有那种一定要嫁朝云道长的冲动。只能说朝云道长个人条件不错,要是同龄般配,她也会认真考虑。关键就是,实在不同龄也不般配啊……
朝云道长给何子衿若有所思的小眼神儿看得发毛,他七上八下的道,“我说笑来着,丫头,你可别当真啊。”
何子衿翻个白眼,“半老头子,开这种不正经的玩笑。”说着一声长叹,“人类真是肤浅啊!”
何子衿感慨,“师傅,你其实就是有点儿老。唉,要是年轻个几十岁,咱俩也不算不般配啊。”
朝云道长:这丫头可真有自信。
何子衿又转回话题与朝云道长倾诉烦恼,她道,“我开始就拿阿念当弟弟,可我明年就十五了,这要说人家,我想着,还是阿念条件最好,有房有屋的,还没爹没娘,我们两家离得也近,以后过起日子来也方便。师傅,你觉着怎样?”
朝云道长道,“你这是要成亲,又不是去街上买二斤猪头肉,这要万一你以后见着更喜欢的人呢?或者阿念大了,喜欢上别人呢?”
“我不会的,师傅这样优秀的男人在我跟前我都没看上,我觉着我是那种慢慢靠感情积累类型的。阿念要是以后变心,就和离呗,又不是不能再嫁。我认识的江奶奶,也再嫁过呢。”何子衿对于俩人过不了日子和离啥的,没什么心理压力。
朝云道长却是另一种看法,“怎地这般轻率?明年才及笄,阿念比你还小两岁,正好可以慢慢端量一下彼此。成亲不是小事,你以为和离是一张嘴就成的?”从没听说过有人还没成亲就先说和离的。
“我知道,我就是先问问师傅,你觉着我们还般配不?会不会觉着我年纪偏大,内心比较成熟,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?”
朝云道长简直愁死了,苦口婆心地婉拒,“子衿啊,这种事,你问你娘比较妥当吧。”问我老道做甚哪!我老道一未成婚,二未生子,三未做过媒婆。
何子衿“切”一声,斜愣着个眼瞧向朝云道长道,“真是的,师傅,你可真不仗义。你想想我是怎么对你的,知道跟着你可能倒大霉,我也不离不弃啊!你看,你是怎么对我的?就这么点儿小事儿,我不是看你年岁大有阅历才请教你的么,怎么还推三阻四,一点儿不干脆!”
不知道怎么患上的牛皮癣该怎么治
朝云道长道,“我这不是怕给你出错了主意耽误你么。”
“怕啥啊,怕事儿还一辈子就不干事儿啦!”何子衿不听借口,催促,“快说,你觉着我咋样?年岁是不是有点儿大?现在还不大明显,要是到三十上,阿念三十正当盛年,我三十二,半老徐娘。这样想,还是找个比自己大的可靠。”忒大的也不好,偷瞟一眼朝云道长,她跟朝云道长也志趣相投,差的就是年岁。她现在豆蔻年华,朝云道长也还风度翩翩,可等她三四十,如狼似虎了,朝云道长黄土埋脖子根儿啦!这样也不成啊!
朝云道长倒是不介意指点一回何子衿,不过,他得先声名,正色严辞的对何子衿道,“子衿,我可得把话说明白。师傅我可是正经人,这辈子不打算成亲的啊!”你可别看上我,我又银屑病有可能引起全身损害吗不娶媳妇,到时拒绝你,多伤和气啊。
唉,收小女娃做徒弟就这样麻烦,师傅魅力太大,把徒弟这眼光不知觉的闹得老高老高的,甭管什么人都要拿着与师傅比一比。万一徒弟再想不开,非得咋样咋样,朝云道长可是坚贞不屈滴~
何子衿一时没明白朝云道长的意思,她呆愣片刻方明白朝云道长说的啥,何子衿两只桃花眼瞪得溜圆,不可思议,“哼!我还得先声明呢,我更正经,绝不找老房子老车!”自己还没怎么着呢,先被个老男人给拒绝啦,这叫小美女何子衿实在很没面子!何子衿道,“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不?我喜欢我舅那样的。”美貌有本事又顾家,这才是一等一的好男人呢。
朝云道长更加不放心了,问,“你舅那样的……”露一惨不忍睹的神色,朝云道长实心实意的道,“也够老的呀。”还说不找老房子老车呢。
“我说的是标准!标准!我的标准就是我舅那样全身性牛皮癣怎么治疗好呢儿的!”何子衿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爹那样儿的也好,只是我爹没我舅长的好看。”比较了一番二人的样貌,何子衿又给他爹加了分,道,“虽然我爹没我舅好看,但我爹更顾家,对人也好,心怀宽阔,心眼儿也好。”
朝云道长见何子衿举例的男性长辈竟没他,心下便有几分不是滋味儿,道,“刚刚还说师傅有阅历呢,这会儿夸人时就不提师傅了,你可真知道远近哪。”
何子衿掖揄,“我这不是怕您老人家误会么。”
朝云道长哈哈一笑,“真个刁民。”
说笑着,朝云道长还真帮着何子衿做了数据分析,甭管何子衿是喜欢她爹她舅还是她师傅那样的,这三位中老年都是长辈命,不用分析啦。现在要分析的是阿念的情况,先从年龄上说,朝云道长道,“民间都说,女大三,抱金砖。就是说女人大三岁比较好,你这才大两岁,根本不叫大。就是往后头说,女人的寿数一般比男人要长一些。再者,便是到而立之年也不怕,你这脸型生得就嫩,不显老的那种牛皮癣患者可以喝酒吗。”
再从内心世界分析,“你自来是个周全体贴的孩子,现在可能觉着自己内心比阿念成熟,但,这只是现在,你再成熟也就这样了。阿念是有前进空间的,过几年,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再从老牛吃嫩草的角度说,“能有嫩草吃,谁吃老的呀。你天天拜神仙,难不成自己成真神啦。这种还用想么,俩人觉着好就行了呗。什么嫩啊老的,人家嫩草不就愿意你这老牛来啃么。”
何子衿这会儿就不乐意叫人说自己老了,她道,“刚还说只大两岁,怎么又说我老?以后别这么说啦。”
女人心,海底针!朝云道长算是见识着了。
朝云道长给她做过心理分析,何子衿就好啦。待午间,高高兴兴的与朝云道长用了热汤锅子,锅子里非但有鱼圆,还有年前新猎的野兔养在观里,擒出一只来杀了剥皮,现切了兔肉在热汤锅子里一滚,夹出来吃,香嫩的了不得。
热腾腾的用过午饭,何子衿与朝云道长转因屋里喝茶,大年刚过,天儿冷着呢。
朝云道长见何子衿一幅心顺意顺哼小曲儿的模样,遂与她打听,“要不要我卜个日子,你们定亲用?”
“别别别,暂时还用不着呢。”何子衿虽然愿意正经的考虑一下阿念,主要是阿念很符合何子衿的择偶标准,有车有房,没爹没娘,而且他们自幼一道长大,情义深。并且,这不是她强求,是阿念主动的呀。反正种种吧,都很对何子衿的心。但,何子衿还有一样担心的事儿呢。朝云道长以后还不知要怎么着呢,何子衿自己如今都是有一天过一天的苦中作乐,朝云道长一日未分胜负,她是一日不能放心成亲。不为别的,哪怕不是阿念,对他人,她也是一样的,不能在知道有危机的时候,去跟人家定亲成亲什么的,不然,倘真有事,不是害了人家么。
何况,阿念于她,哪怕以后做不了夫妻,也有姐弟情义。她看着阿念长大,自是盼着阿念千好万好的,又怎会在形势未明前就同阿念定亲呢。
何子衿贵阳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道,“阿念还小,现在定亲叫人笑话。他还要考秀才呢,我可不想叫阿念分心。再说啦,家里还不知道呢。”她乐意,她娘不一定乐意呢。平日里瞧她娘的样郑州哪家医院看牛皮癣好的快子,对阿念亲爹娘意见可大啦。
想到这里,何子衿不禁问朝云道长,“师傅,你认识阿念的亲生爹娘么?”
“认得。”
“那,他们还在么?”
朝云道长淡淡道,“放心,他们都管不到你们。”
何子衿松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何子衿还想了诸多要不要把她的土地暂且转到阿念名下,免得到时朝云道长倒霉,何家倘受连累怕是家业难保啥的。她胡思乱想一阵,还跟朝云道长道,“师傅,你要不放心,也可以把你的产业转阿念名下。您放心好了,阿念再可靠不过。”不出事没啥,万一有事,也没便宜了外人。
朝云道长感叹,“子衿啊子衿,我听人说‘一个闺女三个贼’,就是说闺女成亲后一门心思偏着夫家,只顾着把娘家东西往婆家拿啊,比贼还厉害。我发现,徒弟也是一样啊,尤其是女徒弟,可不能随便收。这哪儿是收徒弟啊,这是找着破产呢。”
何子衿脸灰灰地表示,“我就一说,开个玩笑开个玩笑。”
朝云道长不领情,“大过年的开这玩笑,可一点儿不好笑。”
“大男人,别这么小气嘛。”何子衿削个苹果给朝云道长,“非得拿师傅当自己人,要不我哪儿会说这个,还怕师傅多想呢,是不是。”她还臭显摆,“这也是狡兔三窟的一种方式么。”
“你这也叫狡兔三窟?”朝云道长嘲笑,“狡兔要像你这样,早死绝了。”朝云道长打击了何子衿一回,才传授了她一些狡兔三窟的好法子。
待阿念阿冽来接子衿姐姐回家,师徒两个还嘀嘀咕咕的呢。何子衿说了下次来的日子,冬日天短,还要下山,不敢久待,何子衿便告辞了。
阿念阿冽在朝云道长这里素来十分知礼,朝云道长笑,“有几匹料子,是小姑娘穿用的,我没地方用,你们带下山去吧。”命人拿出来给阿念搁小背篓里,一并背下山了。
待辞了朝云道长下山时,阿念还寻思着,朝云道长一个大男人,哪里来得这些女孩儿用的料子呢。一路并无头绪,到家时,倒是何老娘一瞧见朝云道长给的衣料子不禁眉开眼笑起来,道,“唉哟,要我说,朝云道长可真是个大好人哪!”
尤其对比过阿念阿冽上山一趟,给夫子拜了年,竟是一根鸟毛也没带回来,还是她家丫头片子有财运,就拎两包花生糖去给朝云道长拜年,结果得了这好几匹的料子!果然,人跟人就是有差距的啊!何老娘再三感叹,“再没见过朝云道长这样的好人啦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1-11-30 15:22 , Processed in 0.096481 second(s), 4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